控制欲膨胀美国搅乱国际格局的“芯”机

近期,一桩跨国并购吸引了全球目光。

美国芯片巨头英伟达正式宣布将以近400亿美元价格收购英国安谋公司(ARM)。

在利益面前,昔日的盟友也沦为美国的附庸。

“如果收购对英国国家安全或金融稳定构成威胁,英国政府将毫不犹豫地进一步调查此事”。

2018年,美国苹果公司以6亿美元收购了英国企业Dialog。

根据该《目录》,除了明确由国务院、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省级核准机关负责核准的事项,示范区内其他跨省投资项目由示范区执委会负责核准,涉及示范区内12个领域的49项企业投资项目。范围包括上海市青浦区、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和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

担忧的不仅仅是英国,恐慌的情绪在蔓延。

这三家芯片公司无论是从规模、技术,还是市场占有率来看都在全球半导体行业占有一席之地。

美国人对英国的半导体公司的收购可以用“扫货”来形容。

一桩公司并购案为何会引发如此激烈的反应?这还要从美国近年来的频频动作说起。

对于安谋的地位,赛迪集团总经理秦海林一句话总结道:

科技记者叶展旗观察到:

英国在芯片行业的“阵地”,正在纷纷落入美国的控制之下。

在全球手机芯片设计领域,安谋的“规则”处于统治地位。

豪瑟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看看这些年来美国的行径就知道。

作为一家长期服务中小企业的金融科技公司,宜信在此过程中接触到大量中小企业主。谈及他们面临的主要困难,唐宁向记者表示,对于他们中的“创一代”而言,疫情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很多这类企业还没有充分完成数字化转型和升级,数字化能力相对较弱。

同年,美国企业Cirrus Logic收购了英国公司欧胜,这家公司用于音频处理的混合信号芯片闻名世界。

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离英国近,更重要的是欧盟各国的一些企业在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某些环节有很大的话语权。

失去“阵地”并不是最可怕的。让英国反应如此激烈的,是美国架设在“阵地”上的“武器”——制裁。

英国安谋联合创始人豪瑟在信中指出:

把商业政治化的手法已经昭然若揭。

某种程度上而言,全球每10个芯片研发人员中,有9个以上都得用安谋的“规则”去设计芯片,安谋公司的地位可见一斑。

在半导体行业,跨国并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许多并购消息公布后,都会引发行业内的讨论和关注。

他进一步指出,很多中小微企业对于保险保障的认知亦不到位的,在投资理财、财富管理方面的资产配置上,也尚未认识到鸡蛋要放到不同篮子里面。“疫情让大家对于风险和防风险的举措,以及让这些防风险举措马上落地,有了更进一步强烈认识。”

这次收购引发的反对声浪之猛,为近年所罕见,甚至上升到了国家主权的层面。

针对上述问题,市场化资本与国家级中小企业联合平台正展开强强联合。本届中国中小企业投融资交易会上,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携手宜信共同发起普泽众富—国融联合双循环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

解决中小企业面临的上述问题,绕不开一个问题——钱。中小企业需要什么样的资金支持?在唐宁看来,答案很简单:“拿了不用还的钱”。

唐宁说,直接投融资包括创投、风投、天使、种子等形式,相当于科创板的上游,如果上游水利充沛,那下游将更加红火。因此他认为,上游的私募股权、创投、风投等一级市场需要更大关注。它们瞄准的是科技创新类企业无法与银行信贷对接的群体和阶段,并通过直接投融资方式满足这些需求。

那时,最直接承受伤害的可能是安谋这个“枪手”,而不是躲在背后的美国。

当英国企业被纳入美国的监管框架,它们将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的直接监管控制,而这正是美国制裁的发起点。

“在2019年,企业没有数字化能力可以比喻成缺一条腿;但在疫情中和疫情后,一旦缺少数字化能力,可能这条命就没了”,唐宁认为,不仅中小企业要有数字化解决方案,金融机构也必须具备通过非接触方式为其提供金融服务的能力。如今数字化对于中小企业而言是核心议题之一,必须马上提到议事日程并立刻解决。

没有“规则”就无法设计,没有设计也就没法生产和制造芯片。

而这种格局正在被美国打破。

英国只能被迫替美国“挡子弹”。

首先就蔓延到了与英国仅隔一道海峡的欧盟各国。

半导体并购活动在2019年的总额同比增长22%,达到317亿美元。

并购消息公布后,英国安谋公司和政府层面都第一时间公开表态。

然而谭主观察到,这次的消息公开后,讨论的范畴早已超出了并购本身,关注的焦点也不仅仅是技术和市场,甚至还引发了恐慌情绪。

在项目核准内容上示范区增加了“生态环境”领域,优化外商投资项目管理方式,取消汽车投资项目的审批。另外,还对能源、交通运输、城建等5个领域相关项目的审批主体进行了调整。目前,示范区一体化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已经启动建设,该平台运行后,将实现项目统一受理、并联审批、实时流转、跟踪督办等关键环节的全过程管理和常态化监督。

安谋在半导体行业的地位决定,一旦美国利用它作为“枪手”发动制裁,其影响范围将波及全球。

现在全都落入美国人的手中。

今年2月6日,集成电路行业分析机构IC Insights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

更让英国感到担心的是,如果美国利用安谋发动制裁,许多国家会采取反制措施。

2014年,美国高通收购了英国芯片制造商CSR公司,这家公司在蓝牙、蓝牙智能和音频处理芯片领域技术极为先进。

美国不仅四处挑起贸易战,还针对不同国家肆意发动制裁。

这几年,美国公司在海外并购的步伐明显加快。而欧洲的企业是其重点目标。

英国国际贸易部发言人表示:

谈及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的投资机遇,唐宁提及,一方面是国产替代,“很多技术从国外来不了了,国内必须有相应产品服务解决方案,这是特别大的机会”。另一方面则在于居民特别是中产阶层消费升级,这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概念、大趋势,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下尤其重要。(完)

安谋为芯片设计提供架构,可以理解为芯片设计的“规则”。

他解释说,当前对于中小微企业的资金支持主要以信贷类为主,但实际上他们更需要股权资金支持。因为很多高风险科技创新类项目、企业需要时间去做研发,而且有很大不确定性,没有稳定现金流,无法对接大银行机构信贷产品。

“无ARM,不设计。”

“被美国公司收购后,安谋或将成为美国的贸易武器,而使英国成为美国的附庸国。”

如果反制的火力过猛,到时候受到伤害的可不仅仅是企业的利益,英国的经济主权受损也不是危言耸听。

唐宁介绍,相比瞄准企业的直投基金,母基金的作用更加平台化,它可以给基金提供“武器弹药”。而其投资的基金各有资源禀赋,虽打法不一样,但都旨在支持科技创新,支持战略新兴产业,支持整个科技创新大趋势。

示范区审批制度创新,一方面是最大限度缩小核准范围,另一方面是坚持最大限度放权。明确除国家规定不得下放以及省界跨域项目外,示范区内非跨界项目能放尽放。

在这样的形势下,安谋公司被收购,极大刺激了英国,因为安谋公司是英国半导体硕果仅存的“掌上明珠”。

这其中,在芯片等高科技行业的动作尤为频繁,切断企业的供应链条、逼迫外国公司出售业务。

安谋创始人豪瑟认为,这使英国处于令人难以置信的立场,即关于安谋的产品出售给谁的决定,将在白宫而不是唐宁街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