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哥拉华人企业向当地政府捐赠防疫物资

当地政府为在疫情控制中,为保护无家可归的社会流浪人员生命安全,避免其为病毒携带者为疫情防控带来不可控因素,对社会流浪人员实施收容安置。

为解决收容安置中生活物资难题,VIANA市政府致信中国城,希望能为安置点提供必要的生活物资物资援助。获悉求助信息,中国城经营商户有物出物,有钱出钱,积极参与,筹集了价值约700万宽扎的物资。

位洪明是山东德州人,老家离苏州不近。他本打算年初二或初三回山东老家,可是全国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公安民警当前不让,成为了抗疫一线的中坚力量。位洪明从大年初五到所里上班,之后就再也没离开过自己的岗位。

翻到位洪明工作笔记本的最新一页,是一张手绘的防疫口罩诈骗网的分析导图,虽然分叉复杂,但指向明确。从受害人到嫌疑人,一共8层关系网络,一层一层密密麻麻,摸清楚的写得明明白白,还没摸清楚的打着问号。

在笔记本上,每一个分叉都是他无数电话的核实,每一个延伸都是他忙碌查访的脚步。

在浏河派出所,几乎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对话。位洪明是派出所里的法制员,所里的每一本案卷都经过他的手。

位洪明自己精通法律、精通办案程序,就是时时刻刻担心同志们因为不细致把好事办成坏事,于是办案队的工作群,几乎成了位洪明“唠唠叨叨”的专场,每天各种叮嘱、提醒,像闹钟一样,在每个办案民警的头上“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他发的最后一条信息是20日15:08的,他说:“这几天大家值班的时候关注一下邮政的EMS快件,苏州中院寄过来的,看到的时候请第一时间给我说一下,是范某的行政诉讼材料。@戴智涛@金鑫@周文韬”消息发出12分钟后,他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位洪明的微信名叫SUNNY,他拥有阳光一样的人生。他是天之骄子,聪明好学,高大帅气。

20日中午,刘晓伟在宿舍午休,突然看到位洪明走进来,就问,稀客啊,你怎么来午睡了?位洪明说,这个口罩案件弄了两个通宵,现在有点困,睡会!睡了不足半个时辰,他又起身去办公室了。

疫情期间,位洪明还负责辖区200余家棋牌室的排摸劝说工作,只要有一点点空隙时间,他就带着队伍出发,一家一家摸情况。碰到聚集打牌的,他耐心地给大家分析疫情形势,劝说群众不要再聚集打牌,劝说棋牌室老板尽快暂停营业。在他苦口婆心、不厌其烦的“唠叨”中,大家纷纷表示理解,支持警察工作。

这条法律条文弄不懂,问位洪明!这个案件怎么弄啊,问位洪明!这个适用法律条文对不对啊,问位洪明!最新的司法解释是怎么说的呀,问位洪明!

“我是他的前任法制员,我看他踏实细致的工作作风,才放心地把这个位置交给他。”副所长杨毅说。

一本读不完的“百科全书”

“位老大”、“位哥”都是所里年轻民警给位洪明起的昵称,在他们心目中,有了这个大哥,就有一种被罩着的安全感。

也有人问他,怕不怕,毕竟这些人里也可能有人被感染。位洪明摇头说,不怕,哪有时间怕!

在位洪明的笔记本上,有他涂鸦的一句话,也许能解释他的坚持,他写道:“守土有责、守土担责,我是党员、我先上!”

下午3点多,听到位洪明出了意外,刘晓伟飞奔上楼,脑海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他是累了,他想睡会。

“我们每个人手里的案件都是有了结的时候,但是位哥没有,他弄完了一个还有下一个在等着他。”武玲玲说,他办公桌边有一排长长的书柜,那是他的地盘,全都是各类法律书籍和鉴定材料,每天他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研究法律条文、研究最新的政策变化,自己理解消化过后,再提炼得通俗易懂,发送给所里的办案民警作为办案参考。

1996年出生的新警严轶轩眼眶红红地坐在一边,他低声说,“位哥比我大11岁,特别关心我这样的新警,总找机会跟我沟通。前段时间,位哥带着我们扫掉了浏河的一个卖淫窝点,连续办案48小时,结束后他问我有什么感受,我说我还行,他回了一句,嗯,年轻真好啊!”

2月20日午后,位洪明拿着即将形成闭环的侦查导图,带着胜利的微笑,站在了雷清源的办公桌旁。

2019年度,浏河所破获刑事案件168起,行政案件300起,简易治安纠纷处理419起。全年入所人员数604人次,其中刑事打击犯罪嫌疑人163名,行政处罚285人,每一起案件成功办理的背后都离不开位洪明的全程把关。他还细心梳理办案流程,深层次剖析执法隐患,形成制度性规范,制作成《浏河派出所案件办理流程提醒单》、隐患排查清单等,规避执法风险、规范民警执法行为。自位洪明担任法制员以来,浏河派出所保持“零”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执法工作一直在太仓市局名列前茅。

她说,“位洪明是我们的大哥哥,我们几个人刚进所,工资都不高。他总说,走,带你们几个小的吃点好的,我工资比你们高。他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研究生,也就比我们多了几十块钱,每次还嘚瑟得不行……”小武泣不成声,“我们就是这样被‘位老大’照顾着,从生活到工作。”

所里的年轻民警颁给他一个洋气的“荣誉称号”——百科全书式的学长。位洪明是甘肃政法大学的本科生,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诉讼法学硕士研究生,因为学历专业本有机会去大学做老师,但他选择留在公安最基层。他说,基层更能实现自己的价值,他的所学基层更用得上。

中国城新冠防疫应急指挥部李辉表示,后续还将根据市政府的捐助请求尽可能地提供急需的物资帮助。

刘晓伟说,位洪明是一个忙忙碌碌的人,中午喜欢在办公室待着,翻翻案卷看看电脑,是一个从来不睡午觉的人。

15时30分,江苏省太仓市公安局浏河派出所民警位洪明在所长办公室汇报口罩诈骗案进展时突然晕倒。

工作九年来,只要所里有加班,位洪明都是第一时间到,从来没有缺席。如果,办公室里有一部延时摄像机,一定能拍到,每天第一个把灯拉亮的,是他,每天最后一个关灯离开的,还是他。

“雷所你看,在疫情面前,这群人还敢这么干!已经基本摸清情况,可以收网了!”笑容还在脸上,他高大的身影轰然倒下,倒得猝不及防。

还没歇下来,位洪明又接到了上海警方的协查,十万火急。大年初一至初二,一个上海老人来太仓农家乐游玩,回去后确诊为新冠肺炎。游玩期间,他在太仓的密切接触人大约有80人,一张长长的名单交到位洪明的手里。他一刻也不敢耽误,带领同事,一个个寻访。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路,打了多少电话,敲了多少门,冒了多少险,终于把长长的名单一一核实,及时反馈给上海警方。

“我正低着头看他在笔记本上画的防疫口罩诈骗网分析导图,听到声音一抬头他人不见了,发现他倒在我桌边的地上。”副所长雷清源泣不成声,“他紧握着拳头,脸色苍白,我和杨毅副所长一刻不停地给他做心脏复苏,我学过急救,我感觉能把他救回来!”

2月12日,副所长雷清源交给位洪明一个网络口罩诈骗案,头绪纷乱,受害人损失惨重,被骗金额达396000元。接到案件后,位洪明抽丝剥茧,经过不眠不休的缜密侦查,慢慢摸清了这个诈骗网的基本脉络。

120救护车呼啸而来,位洪明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每次回到所里,位洪明都要喝掉一大杯白开水,他开玩笑地说,嗓子要冒烟了!几天前,他闲聊时对副所长杨毅说,我咋觉得这几天胸口有点闷。杨所让他赶紧回家休息休息,他却笑笑说,开玩笑的,肯定是戴口罩给闷的。直到2月20日,他没有休息过一天,他总是说等疫情结束后再好好休息。可是,这终究成了一场他没有完成的“疫”战。

除了刘晓伟,跟位洪明同一时间进派出所的还有武玲玲。刚看到武玲玲时她很平静,可一开口,泪水叭叭往下流。

让年轻民警最怕的是,位洪明经常一拍桌子说,来,我们进行一次小考啊,考试的题目是,入室盗窃的法律定义,要结合这次的案件啊!突如其来的小考,总是考得大家焦头烂额,位洪明笑呵呵地看着大家出糗,然后再耐心地答疑解惑。通过这一次次锤炼,所里年轻民警的进步特别快。位洪明桌上的笔筒,满满一筒的笔芯,被他写得没剩几根了,武玲玲说,他大概是所里最费笔芯的人了。

刘晓伟是位洪明的同事,他们是同一天分配在浏河派出所工作,也是老乡,在各自结婚前住在派出所的同一间宿舍里。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位洪明处理了太多的事情。春节期间,全市疫情防控日渐紧张,两个保安在门卫上因为对防控的尺度有分歧,吵了起来,继而大打出手,其中一个被打骨折。位洪明接到案件后,细心地跟两位保安聊了很多。“大家都是为疫情防控,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犯错的还是要接受法律的惩罚”,听了位洪明的话,两个保安都表示理解,接受处罚,案件很快办结。

17时30分,这个微信名叫作“SUNNY”,拥有阳光一样人生,温暖着每个人的位洪明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年仅35岁。

一场没有完成的“疫”战

年前,位洪明跟同事说,今年过年得回趟家,母亲身体不好,心里很牵挂她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