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市场疫情下回暖沉寂已久的创业者抓紧“占坑”

“二月初公司还没完全复工,就已经有订单‘砸’过来,是两家地产中介公司。”张海(化名)是深圳一家科技创企的联合创始人,公司主要从事的是VR、AR应用的开发。

疫情之下的2020春季,对于很多中小复工企业而言都是一道难过的门槛,但是他和周围一些VR应用开发创企,却似乎看到了一些希望。

2019 年起,港大与北京大学法学院及光华管理学院合作招收双学位学生。学生于北大及港大先后学习2.5年(法学)或2年(经济金融),完成联合培养方案后,可获得两校分别颁发的学士学位。联合课程获得精英学子青睐,今年将继续开放招生。

“虽然VR、AR的普通商业应用没有游戏对设备机能的要求那么高,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要求。”除了高端、专业的设备之外,目前绝大部分用户体验VR、AR技术的设备都是手机,很多千元机产品无法支撑应用、游戏所需的运算需求,“以在线看车的VR应用为例,我们在开发中,测试发现很多款入门级安卓手机无法完美运行,包括iPhone 6也只是勉强能跑起来。”

剑桥大学 自然科学(今年新增) 4-5年

伦敦大学学院 法律 4年

北京大学 法律 5年

此外,为了让广大中学生停课不停学,大学开设了港大线上讲平台(链接),收录大学模拟课堂、本科招生讲座、学生分享等精彩内容。同时,港大在慕课平台上亦有众多免费课程资源,包括广受欢迎的《流行病学》《国家、法律及经济》等课程。

在和一些行业用户沟通时,张海发现了一个趋势,尽管很多企业的项目负责人都不了解VR、AR技术和内容,也不确定这种技术是否能为经营创造经营上的突破,但和许多企业寄希望于网红卖货一样,VR、AR几乎成为他们在特殊时期下心理上的“救命稻草“。

从伽马数据发布的《疫情防控期游戏产业调查报告》数据可以看到,今年第一季度,移动游戏市场收入高达近55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率也超过49%。显然,一轮新的游戏热潮正在席卷宅家用户的“钱袋”,VR游戏也会迎来更大的机遇。

在深圳南山一间共享办公区的小会议室内,周晓鸥扯着嗓子向伙伴们喊着,反复强调目前时间紧迫,大家要加班加点赶上进度。

2017年开始外部环境趋冷,新的融资无望,为了生存公司开始承接一些VR、AR应用开发的小订单。但行业的市场价值被低估,低价订单也难以维持公司的经营。从2018年~2019年,两年时间融资已经见底。

VR游戏有机会 创企抓紧“占坑”

合作院校 领域 学制

5G能否打破硬件桎梏

此外,赵某还在微博上发布了多位女性照片,配文称对方曾为自己性伴侣,或称对方为性服务者,并造谣对方有性病。

科研抗疫的同时,港大亦积极履行其社会责任。港大推出LOVEHKLOVEU大学大爱之“正念抗疫”及“共享有余”两个平台,与大家分享知识、分享爱。“正念抗疫”,由全校师生参与,与大家分享防疫知识及最新研究。“共享有余”着重物资配对,协助社会上有需要人士。港大同学组成学生义工队,以点对点方式,运送并派发物资。自疫情始至今,港大及其合作伙伴,多次将口罩及消毒液等抗疫物资捐赠予弱势群体。

闪电新闻记者 曹宁 报道

巴黎政治大学 人文、工商管理、社会科学 4年

因此,无论是应用还是游戏开发团队,都只能降低对设备机能的要求,并在实用、内容方面多下功夫,尽量做小而精的游戏和应用,以适配更多的用户终端设备,“好在已经5G时代了,VR、AR对于设备的依赖也将大幅减少。”

周晓鸥告诉懂懂笔记,硬件设备一直是限制VR、AR行业发展的桎梏。想在HTC的VIVE上畅玩VR游戏大作,需要配合一台性能不俗的主机;与华为VR头显相匹配的终端,也只能是其高端旗舰机型。即便是红极一时的AR游戏《Pokémon Go》,玩家也不可能用一台入门级手机体验到良好的效果。

设立湖北考生助学基金,豁免报名费

港大与剑桥大学现于自然科学及工程学领域推出香港大学-剑桥大学本科招生计划。入选该计划的学生在完成 2 年港大及 3 年剑桥的学业后,将分别获得港大颁发的理学士/工程学士、剑桥大学文学士,及理学/工程学硕士三个学位。

对于沉寂已久的VR、AR行业而言,无论是5G的普及,还是疫情下用户对于线上娱乐的需求增加,都只能说是一些“可能”的机会,但这些潜在利好已经让众多创业团队看到了一丝希望。

“大家抓紧一点儿尽快搞定,时间很紧迫。”

让他啼笑皆非的是,上周还有一家连锁餐饮品牌说要开发VR点餐,要求将所有的菜品都做成三维形式,可以360度旋转。“可以看到所有企业客户,都希望通过VR或AR技术弥补实体经营受阻的难题,更直观地向用户呈现真实的产品。“

高考是你们人生中的一个重大里程碑,但却不是终点。十年磨砺,你们磨练出为目标奋斗的决心、持之以恒的耐心、逆境中的抗压能力等宝贵的品质,你们已经成长为一个更优秀的人。愿你们保持努力,继续进步,高考成功!期待在港大与你们相见!

据中小企业协会近期发布的一项调研报告显示:超过八成的中小企业表示经营受到了较大影响,近九成企业的账上资金支撑不到三个月。对很多中小企业而言,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VR、AR也罢,网红卖货也罢,都成了一些企业尝试自救的重要方向。

“无论是VR还是AR游戏,都需要设备有足够的运算能力,说白了硬件还是一个门槛。”

香港大学联合双学位及本科收生计划一览

香港大学作为一所世界级的综合性大学,学科齐全。全部41项本科课程全部开放于内地学生申请,且不分文理,无论文科生、理科生或是新高考不同选科的同学都可以完全按照兴趣来选择港大的专业。今年招生有两大亮点:

不成想,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在2020年初悄然引发了需求的小爆发,也让经营陷入困境的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并非是什么新概念,开发的难度也不大,客户告诉张海,只要能够尽快完成甚至愿意追加预算。

通道怎么建?用创新成就奇迹。上百次的浇筑试验,解决了封闭式隔仓混凝土填充密实度等“卡脖子”难题;研发的水下3D碎石整平清淤船,攻克世界最宽海底沉管隧道基槽整平难题。一步一个脚印,一关一个对策,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用技术标准以及成套技术。

北京大学 经济金融 4年

“可以说,相比手游和网游,VR、AR游戏对设备的友好度一直不高,不是谁都有能力购买专业、高端的VR设备,支撑游戏的运行。圈内都在爆赞V社的Alyx,可是有几个普通玩家在玩?”

疫情爆发以来,香港大学一众专家教授坚持奋战在抗疫最前线,于公共政策、病毒核酸检测、病毒源探索、疫苗研发等多个领域贡献卓著。其中,港大医学院院长梁卓伟教授和传染病专家袁国勇教授获邀担任“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成员,为全球共同抗击疫情提供专家意见。在研究方面不断取得进展的同时,港大医学院亦透过线上及线下不同媒体及平台,积极与内地、香港及世界不同地区的人民分享公共卫生知识及防疫经验。

对于报考2020 年入读港大的高考学生,港大将在审核入学申请时采取更加灵活的审核方式,综合考虑学生的高考成绩、面试表现及补充材料。同时,对于因疫情而影响高考发挥的同学,大学会尽力为同学提供面试机会,不会错失真正适合港大的同学。为了提供较往年更多的面试机会,同时降低学生高考后安排的不确定性,港大将于2020 年 4 月 17 日至 5 月 17 日间开放一部分面试名额予已完成入学申请的学生。学生可自行选择于高考前参加线上入学面试,或仍参加高考后的入学面试(线上或线下形式待定)。详情点击:

本科双学位及联合收生计划

他告诉懂懂笔记,去年团队还是从事VR、AR商业应用的开发,但是春节之后,他却决定转型——开发VR游戏。从二月底复工至今,他带着团队一直忙于策划新的游戏方案,尽管仍面临版号、资金的挑战,但他还是决定做了再说,“今年有不少互联网巨头、投资机构都在关注VR游戏,我认识的一些同行都开始转向这个新领域了。”

5 给2020年的高考生送上寄语

2月初两个救命的小订单,源于一些房产中介平台的积极自救举措:为了帮助疫情期间不方便看房的用户“实地考察”,平台计划制作线上看房应用,借助VR技术,实现全景看房。

4 在疫情期间,学校都做了哪些教育义务或社会责任?

文理学士共有五个学士学位课程:文理学士 BASc、文理学士(应用人工智能) BASc(AppliedAI)、文理学士(设计+) BASc(Design+)、文理学士(金融科技) BASc(FinTech)、文理学士(环球卫生及发展)BASc(GHD)。本学年这些课程将从全球范围招收共约100名学生。

“你可以看看,游戏行业这么火,但有多少普通用户在玩VR游戏?这还是一片蓝海。”周晓鸥分析,VR发展开始的前几年,由于受制于设备价格昂贵,专业开发团队少,导致VR游戏一直不温不火。“关键是行业能拿得出手的游戏,其实并不多。”

正在为公司前景担忧的张海,瞬间兴奋了起来,接到第一个咨询电话后的当晚,就在线上组织团队熬夜加班赶进度了,“如果做好节流的话,这两单至少能让(公司)在上半年活下去。”

剑桥大学 工程学及计算机科学 5年

张海和伙伴创业于VR概念火爆的2016年。他告诉懂懂笔记,当时确实赶上了好时候,在开发了几款VR早教应用后,公司顺利拿下了天使轮和A轮的融资。由于当时的VR、AR属于叫好不叫座的领域,虽备受资本的追捧,但缺少切实的市场需求,“用户渴望体验新鲜的技术,但市场尚未形成为VR内容买单的习惯。”

VR点餐、AR导购试水

灵活审核入学申请,增加面试名额

相比面向企业的VR、AR应用开发,他更笃定于面向大众市场的VR游戏。力排众议后,他决定目前的开发主要面向棋牌、桌游类小游戏。“我觉得,今年是做VR游戏最好的时机,很多人宅在家里,自然需要游戏娱乐。”周晓鸥表示,许多用户长期“家里蹲”,缺少线下娱乐生活,自然也催生了多元化线上娱乐需求,这让他再次看到了VR游戏发展的新机会。

在张海眼里,VR、AR应用内容的开发,同样也面临相同的问题。

尽管随着行业发展,一部分游戏平台上线了VR游戏,但玩家群体仍然十分有限,“就说VR游戏的数量,最大的平台应该是Steam,但线上只有不足两千款VR游戏,绝大部分是射击类、动作类游戏,玩法过于单一了。”

香港大学持续关注新冠疫情发展及对考生的影响,为考生提供全力协助,多项招生政策惠及湖北地区及全国考生。

张海坦言,类似VR看房、VR课堂、AR导购的应用和内容开发,团队之前也做过,但当时感觉企业做这些更像是为了噱头、概念营销。“今年不一样了,客户对待项目的需求很扎实,甚至是不计成本。”

港大2020年度内地本科生入学计划预计招收300名学生,各省市不设名额上限,择优录取,所有2020年高考生均可报读。报考港大的同学可在港大招生官网(www.hku.hk/mainland )进行网上申请,不占用同学的高考志愿,为同学提供更多一个机会。因应2020 年高考延迟,香港大学 2020 年内地本科生入学计划截止日期也顺延至 2020 年 7 月 15 日。在网上申请程序上,大学也致力于为同学带来更多方便。详情点击:https://aal.hku.hk/admissions/mainland/flexiblearrangement

2019 年起,港大创新推出五个跨领域的“文理学士”课程,这些课程教授学生交叉性学科知识,引导学生从不同学科角度去思考并解决社会问题,创造新的的知识。该课程具有贯穿和共融的特色,包括深层次的领导力训练和数据分析训练、针对性的实习体验等。课程的学生能更好地准备面对现时未有,但在5年、10年、20年后会出现的新机遇,成为这些未来转变的领导者。

香港大学与世界顶尖名校推出一系列本科联合项目,令同学在 4-5 年内获得两所世界名校的本科学位,合作院校包括剑桥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北京大学等等。

VR游戏精品少,良莠不齐现象明显,粗制滥造作品经常备受到玩家诟病,同时小游戏精品严重匮乏。周晓鸥希望在VR游戏市场爆发之前,开发几款小而美的作品,“VR游戏讲究质量,而不是数量,小游戏的机会更大,最近沟通的投资方对此也都蛮有兴趣的。”

在和一些商业客户沟通时,他发现很多企业的潜在目标用户并非拥有高端手机的人群,有的用户群甚至可能在大量使用千元机。

在科技巨头再次试探VR、AR市场之时,很多创业团队也在抓紧时间抢占坑位,要么在短暂的消费需求里迅速掘金,要么开始进行长远的娱乐、商业市场布局。很可能曾经“叫好不叫座”的行业魔咒,会在后疫情时代被骤然打破。

周晓鸥强调,随着5G的普及,VR、AR游戏和应用的运算大都可以在云端完成,即便是大制作也将会完美地运行于中低端设备上,“作为创业团队,现在要做的就是尽早占好坑。”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人文、社会科学 4年

奋斗不息,创新不止,建设者们筑梦大国工程。

1 应对疫情,今年学校招生政策是否做出调整,尤其是针对湖北地区的考生?

无论是VR、AR应用也好,VR游戏也罢,都有设备适配的老问题。那么未来硬件是否会继续成为VR、AR行业难以逾越的门坎?

对于湖北地区考生,除上述政策外,港大还特设了湖北考生助学基金。自基金设立起,所有申请2020年香港大学本科入学的湖北考生,都将获豁免申请费用 450 港元。湖北地区学生被港大录取后,他们更将有机会获得为湖北考生特设的助学金。详情点击:https://aal.hku.hk/admissions/mainland/hubei

2 香港大学的招生与内地学校的招生程序上有什么不同?

让他惊喜交加的是,刚刚完成了订单开发之后,新的需求陆续到来,“二月底之后的十几天,有一家进口车4S店要开发在线VR展厅,有一个教育机构想开发VR课堂,还有两家快消品经销商想开发AR导购,前后拿下了好几单。”

“公司在去年底基本上已经把两轮融资的钱花光了。”

或许有了“一线生机”,或许是要乘胜追击,一些VR、AR创业团队除了2B市场之外,更是瞄准了2C的蓝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