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偷窥”乱象须严厉惩戒

手机APP“偷窥”乱象须严厉惩戒

□蒋璟璟近日有民众反映,自己的手机升级系统后,增加了APP隐私记录功能,这项功能可以记录手机上安装的APP访问个人信息的过程。使用几天后他发现,手机上很多APP存在频繁自启动、访问读取手机信息的现象。其中一款移动教学软件十几分钟访问手机照片和文件近25000次;另一款办公软件一小时内尝试自启动近7000次,并不停读取通讯录。 (央视)频繁后台自启动、过度读取收集用户数据,手机APP的“偷窥癖”渐有变本加厉之势。应该说,此类现象由来已久,只不过近年来被媒体曝光更多。此前,工信部数次公布的“黑榜”中,不少知名企业的头部APP榜上有名,让人大跌眼镜;而最近,得益于相关“系统侦测”工具的加持,用户终于可以对APP的窥私之甚有了一个直观具象的感知。明面上“卖服务”,暗地里“卖数据”;名曰用户画像,实则围猎用户……不少APP,如今都是明线暗线两条“生意线”,在本职功能之外,它们其实还是一个个潜伏的用户监视器、信息搜集器。众所周知,APP热衷收集用户信息,为的是精准营销。收集浏览记录、搜索记录还不算,更有走火入魔者暗暗监听,通过语音识别、语义分析等手段萃取“有用信息”,继而有选择性推送商品广告——这套商业模式貌似高大上,但因其侵犯了用户的私域私权,构成了对人格尊严和安全感的根本性威胁,让人感到不寒而栗。要对抗手机APP“偷窥”乱象,一方面自然要仰赖于公众的抵制与反制。比如说,对所谓“精准营销”多个心眼、多点警惕,多多尝试运用“系统侦测”工具等技术手段对抗软件流氓。另一方面,显然还是要建立常态化的监管覆盖和严厉惩戒,变“不定期抽查”为日常的“风险评估”“合规性警示”以及“分级处置”体系,从根本上抑制APP运营方暗度陈仓、侥幸投机之心。大数据时代,各方都有义务建构起与现实相适配的安全网。

挣得越多,亏得越多?智能芯片行业是最典型“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型产业,必须通过大量研发投入保持领先优势。近三年,寒武纪研发投入分别为0.299亿元、2.4亿元、5.4亿元,总营收占比超过100%,且额度不断增长。招股书显示,“为保持技术先进性和市场竞争力,公司将继续坚持或者扩大研发投入”,可以预见,未来寒武纪的亏损与研发投入很可能将会同步增长。

上交所就此问询寒武纪,公司则回复:”目前华为的支付的费用仅基于原有合同,双方未达成新的合作。因此2020年华为方面支付的授权费还将下滑,并且华为未来继续采购寒武纪IP的可能性较小”,而且”短期内难以拓展一家在采购规模上足以替代公司A的客户。“

问题是人工智能公司早已被先前的热浪推高了一级市场的估值,而眼下整个资本市场捂紧“钱袋”,摆在所有人工智能公司眼前的难题是要么去二级市场“割韭菜”,要么坐吃等死,毕竟如果只看报表的话,什么样的人工智能公司也不敢说自己是整条gai最靓的仔。

组建领导团队时,陈并不忌讳“任人唯亲”,公司领导团队师出中科大同门,且同出中科院计算所:主持研发工作的梁军曾就职于华为北京研究所、华为海思半导体,行业经验超过20年;刘少礼负责技术研究,由他主导研发的寒武纪Cambricon指令集,成为全球首款公开发布的智能芯片指令集;刘道福主要关注市场布局。虽然分管领域各有不同,但技术成为他们共同的属性。

2008年,中科院计算所组建“探索处理器架构与人工智能的交叉领域”10人学术团队,创立定位于打造人工智能领域核心处理器芯片的寒武纪,从背景、阵容来看,寒武纪可谓“天庭饱满”。

说白了,人工智能公司再美的身子骨也架不住一级市场投机客们的哄抬,到二级市场割韭菜还得看命硬不硬,长不长。

言以至此,华为这个大客户似乎已经无法挽回,而丢掉华为还可能意味着丢掉更多智能手机客户。为了填补空缺,寒武纪计划全力推进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发展。

作为这条快艇的“驾驶员”,公司的创始人陈天石背景颇为传奇。高中生涯期间,他将大量时间用于电子游戏世界玩乐;进入高三后只是“象征性”学习,就迈进了中科大少年班,与百度原总裁张亚勤、阿里云元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闵万里,以及自己的哥哥陈云霁成为校友。

关于新车的具体动力总车目前还没详细信息,但是丰田表示, 新车通过改善燃料电池系统的性能以及增加氢气存储的容量,可实现30%续航里程的增加,所以新车的续航里程或将达到650公里。

猎豹全球智库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的融资金额从2018年的1484.53亿元,骤降降至967.27亿元,下降幅度高达35%;融资数量也从737次降至431次,降幅达41.5%。

头部的公司都已经命悬一线了。号称“拳打英特尔、脚踢谷歌”的Wave Computing已经申请破产,国内的“巨头”们如今也是口袋快比脸干净了,商汤科技之流资金链吃紧暗潮涌动,随时可能崩盘。

据了解, 第二代Mirai基于后驱平台打造,并首次采用了轿跑风格的设计,它将更好的灵活性和驾驶性能与优雅的外观设计相结合。

不过要翻看寒武纪财务报表,恐怕投资人还需要做一番的心理建设:2017-2019三年,寒武纪营收分别为0.08亿元、1.17亿元、4.44亿元,营收看似逐年增长的势头不错,但其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81亿元、-0.41亿元、-11.79亿元。

更要命的是,这两年寒武纪终端智能处理器IP板块占比总营收分别达到98.33%与99.69%,也就是说寒武纪号称的三大业务板块,另外两块业务根本就没有什么业绩贡献。所以,短期内决定寒武纪业务发展和现金流的就只有终端智能处理器IP,说的再直接一点,除了华为的大粗腿,寒武纪恐怕不知道还能抱谁的大腿。

招股书中,寒武纪称华为“公司A”,这两年分别带来0.077亿元和1.14亿元收入,增幅高达1390.5%,从“公司A”获得收入占总营收比重高达98.34%与97.63%。名副其实的金主爸爸。

这怕正是一向财务审核严格的港交所迟迟未批复旷视科技挂牌的最主要原因。如此比较,同样280亿元估值的寒武纪,要在沪交所科创板上市是否也会遭遇同样的“灵魂拷问”呢?

要知道,2018年旷视营收14.27亿元,经调整净利润0.32亿元,估值40亿美元;天准科技营收5.41亿元,2019年净利润0.83亿元,二级市场市值52.6亿元人民币。这个数据比较我们不难发现,人工智能公司很可能普遍存在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现象。

综合Gartner等第三方机构数据,预计2020年人工智能芯片在消费电子终端市场、云数据中心、边缘计算市场的需求仍会继续增长,规模分别达到25亿美元、500亿美元、411.4亿美元。可见寒武纪的每条业务线,都踏在了增长曲线上的。

科创板和港股市场可能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二级市场投资者们正在科教兴国的催化下望眼欲穿好标的。但问题是人工智能公司要把资本市场韭菜太不当回事,恐怕也是不行的。

于是,趁着市场尚好,卖相尚可,赶紧把人工智能公司们赶进二级市场待价而沽,就是AI推手们的最大功德。

由此可见,对芯片行业传统巨头而言,寒武纪似乎并没有什么技术壁垒可言。传统芯片厂商、竞争对手,甚至原始客户集体站在寒武纪的对面,形围剿之势,这样的情形二级市场投资者又会怎么判断呢?

说到这,再瞅瞅被上交所犀利问询280亿元估值是不是个“良心价”的寒武纪,你是命硬呢还是命硬呢?

近年来,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海外形象也逐年提升。有专家结合调查报告发现,中国企业海外形象的分值从2017年的3.15分,提升至2019年的3.77分(满分为5分)。数字的变迁,标注着中国企业从“走出去”到“走进去”的嬗变。未来,相信会有更多中国企业直挂云帆、乘风出海,为中国和世界作出更大更多的贡献。

寒武纪起步时,全球尚未建立起成熟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与AlphaGo人机对弈还是8年之后的事情,人工智能还没有完整的“使用说明书”。此时寒武纪已经开始设想底层升级加速,前瞻性非常突出,投资机构或许亦看重这一点才重注投向寒武纪。

谍照中,尽管新车新车包裹着一层厚厚的伪装,但是其整体与东京车展亮相的Mirai概念车基本保持一致,已经十分接近量产车。

动辄几百亿,人工智能公司的估值到底有没有收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智商税”?

2017-2018年,华为通过IP授权模式,将寒武纪1A/1H分别植入麒麟970/980平台,随即获得华为Mate10系列、P20系列、Mate30系列等多款销量突破千万的产品。基于此,寒武纪的营收额度也从0.3亿元飙升至2.4亿元,增幅达到700%。

不过,凭中科院背景和有故事的创始人团队寒武纪已经在一级市场上拿到了六轮融资,领投不乏阿里、联想创投、中信证券等明星企业机构,此时估值已然不低。其招股书被上交所问询估值相对应的能给二级市场投资人带来什么样的成长红利,似乎是一件连寒武纪自己都可能无法解释的事情。

除了华为,英伟达、高通也推出面向云边端的成熟解决方案;虽然短期内,谷歌与英特尔仍失位终端处理器,但双方均已通过启动“白教堂”研发项目与收购Habana Labs启动布局。可见没有按照云边端区分业务模块,不是大厂商不能,而是人家才刚刚腾出手。

完成这一跨越,既要有“打铁还需自身硬”的实力支撑,更要有合作共赢、造福当地的情怀与担当。实践中,“走得快”“走得稳”的企业无不顺应互利互惠、共同繁荣的发展潮流。在孟加拉国,中铁大桥局创造“烂泥坑”上建桥的奇迹,结束帕德玛河两岸居民千百年摆渡往来的历史;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之光”项目满足逾9万人用电需求,每年减排二氧化碳100万吨;在塔吉克斯坦,新疆中泰集团中塔农业纺织项目为当地创造固定就业岗位1600个、提供年临时用工30万人次……这些合作共赢的故事,不但将中国人民的友谊播撒向世界,而且提示我们:只有真正惠及当地,企业才能获得支持,实现长远发展。

同年,寒武纪实现业务对云边端架构模型的全面覆盖。讽刺的是,实现相同业务架构的,正是华为这个寒武纪曾经的最大客户。华为发布了基于自研达芬奇架构的NPU,成功替代寒武纪解决方案,同样实现云边端解决方案的全面布局。

从“走出去”到“走进去”,企业需要将“功夫下在诗外”。由于不同国家在历史发展、文化习俗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在合作中难免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这就要求企业与海外公众多交往、多沟通,形成情感共振。拿美丽山二期项目的建设来说,国家电网在工程建设的同时,还在线路沿途新建、修复了超过1970公里的道路和350座桥梁,向亚马孙地区沿线居民捐献了760批防治疟疾专用物资,帮助亚马孙地区贫困居民建设现代化工厂……实实在在的举动造福着巴西人民,让该工程成为闻名巴西全境、受当地民众尊敬的项目。

从那以后,有价无市的东西越来越多,问题颇多的国产B级车,无人问津的一线城市二手房,还有削尖了脑袋想薅资本市场羊毛的人工智能厂商们。

相比港股市场,科创板显然对挂牌公司的条件更为宽松一些,尤其是对企业盈利要求并非主要考虑的限制条件。但问题是,市场有多少耐心去看一家盈利无法预期的公司呢?

企业扬帆出海,注定要在深海里练就抗击风浪的经验和能力。近期,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出海企业带来巨大挑战。不少人担心:海外项目怎么办?实际上,为将疫情影响降到最低,不少企业纷纷行动起来。比如,一些企业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推进海外项目建设,有的工程甚至提前“交卷”;跨境电商、外贸等行业主动化危为机,加快企业转型升级。事实证明,企业出海不可能总在风平浪静时,只有学会在疾风骤雨中成长,才能最终驶向彼岸。

就在近期,寒武纪向上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计划在科创板市场发行4010万股,募集至少28亿元资金。按照其公开发行股份占比公司总股本和募资金额计算,寒武纪给自己开出的估值达到了280亿元人民币,接近正在筹划港股上市的旷视科技。

融资环境对人工智能公司整体不友善也就罢了,偏偏寒武纪自己也是“水逆”的不行。

来去之间,华为没再留下痕迹,随即出现疑问:寒武纪的差异化发展能力有多强?是否有足够的技术壁垒避免被淘汰?如果产品与解决方案能够被竞争对手轻易效仿,甚至客户能够自行开发寒武纪提供的产品,这家企业何以立足?

侧面造型该伪装车型与Mirai概念车大致相同,从B柱之后车顶线条快速下探,并与下窗线交融,构成了更具流线型的侧面造型,而尾部将采用贯穿式尾灯设计,整体看上去更加紧凑。

2019年,寒武纪为珠海横琴新区管委会商务局与西安沣东仪享搭建智能计算集群系统,实现2.96亿元收入,占主营业务比重上升至64.91%。

这一波下降和以往不同的是,连投资机构的仓里没啥余粮了。虽然大趋势笃定,但现金流水难看,盈利能力低下的人工智能自然在地主家里也不再是受宠的丫头了。赶紧上市变现,不然就等着大家一起玩完。

二级市场的韭菜们再怎么冲动,毕竟也是拿血汗钱来投这些公司的。不是随便一个听起来不错的故事就能收割了的。

眼下,以“CV(Computer Vison)四小龙”——商汤、旷视、依图、云从为代表人工智能头部企业,均在筹备冲刺上市。旷视已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公司估值40亿美元;被称为“融资机器”的商汤,估值更是超过70亿美元;云从与依图估值相对较低,不过估值也都超过150亿元人民币。

问题也正出在这里。2019年,华为麒麟990放弃寒武纪的解决方案,开始使用基于自主架构达芬奇NPU。寒武纪丢掉了华为的生意,导致该收入快速下降,营下滑126%。

从其招股书来看,寒武纪主要有三条核心业务条线: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主要应用在消费电子、物联网领域;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主要应用在公有/私有云数据中心;边缘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主要应用在智能制造、智能家居、智慧交通等各种使用场景。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从谋篇布局的“大写意”,转向精谨细腻的“工笔画”,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道路越来越宽广。揆诸全球,从华为、小米等智能手机品牌在国外成功“圈粉”,到快递产业、移动支付等“中国服务”阔步迎风出海,再到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在世界各地落地生根,中国企业“走出去”成绩单可圈可点。但“墙外开花”还需“两头香”。企业要开拓海外市场、实现长远发展,简单的“走出去”远远不够,必须“走进去”“融进去”。

不上市,便成仁。这可能不是个笑话。

2019年8月就申请港股上市的旷视科技,反反复复,好几轮消息了都不见IPO挂牌。其卡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估值太高。而即便是已经IPO挂牌的科创板“人工智能第一股”天准科技(688003.SH),首日55.8元开盘就大幅震荡,之后股价最高到72.5便一路出溜到了22.03,眼下股价也只是围绕25.5的发行价做俯卧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