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高考首日实拍北京各考点现场

7月7日,2020年全国高考将正式拉开大幕,这次高考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范围内规模最大的一次有组织的集体性活动。图为北京市第十三中学考点考生测体温后步入考场。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中新网7月12日电 据外媒报道,日本任天堂公司1985年出品的一盒《超级马里奥》游戏卡带,日前在美国达拉斯的一次拍卖活动上,以11.4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美国遗产拍卖公司称,新拍卖的这版《超级马里奥》游戏卡带非常罕见,其在密封的塑料包装中保存得几近完美。

拒绝“屏摄”是一种观影礼仪

美国遗产拍卖公司在官网上发布消息称,35年前《超级马里奥》游戏卡带以11.4万美元价格拍出。(图片截自美国遗产拍卖公司官网)

“禁令”未将拍照包含在内

据报道,该游戏卡带的成交价格打破了美国遗产拍卖公司此前的拍卖纪录。2019年,《超级马里奥》一款未经拆封的游戏卡带,以10.015万美元的价格被拍出。

文娱产业媒体主编吴燕雨认为,“拒绝‘屏摄’是一种观影礼仪,是约定俗成的默契。”在吴燕雨看来,如果不影响他人权益,很难对摄屏者进行指责,“当下更应该普及观影礼仪,让更多人形成文明观影的默契。”

“3号厅检票员工”则认为,这条法律中只是明确了录音和录像行为,但没有将拍照包含在内,其实是给“屏摄”行为留了一个口子。“《电影促进法》出来后,我问过一些法律界的朋友,他们的观点也不太一致,有的人觉得拍照是应该包括在内的,有的人则认为拍照并不能算作‘屏摄’,这方面还需要司法机关去做一个解释,就目前来说还是个非常模糊的阶段”。

尽管如此,但业内也有声音认为,《电影促进法》中有关屏摄的内容相对还是比较柔性的,并没有对这种行为做出一个明确的责任认定。

劝阻“屏摄”观众有难度

某影视公司制片则认为,《电影促进法》的这条法规更多的是针对偷拍偷录所造成的侵权问题,但现在“枪版”电影基本上没有市场,侵权问题已经几乎没有通过偷拍偷录的方式呈现,而是变成了其他渠道。在现实意义上来说,《电影促进法》的这条法规,也只是给院方提供了一个对侵权行为的执行依据而已。

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2017年3月起开始执行的《电影促进法》中在第三章第三十一条中明确规定,“未经权利人许可,任何人不得对正在放映的电影进行录音录像。发现进行录音录像的,电影院工作人员有权予以制止,并要求其删除;对拒不听从的,有权要求其离场”。

北京一家影院的经理告诉北青报记者,影院是执行与片方的合约及电影的相关法规,监控厅内摄影摄像,影院对于“屏摄”的观众是会有劝阻,只不过在现实中很难完全实现。“我们影院的要求是半小时巡场一次,如果看到有观众‘屏摄’,我们会要求他当场删除。但绝大部分“屏摄”观众其实都只是拍一张照片或者是录几秒钟的小视频,工作人员巡场的时候也很难看到”。

电影博主“3号厅检票员工”接受采访时说,“电影票或者影院的观影须知上大多会写明‘禁止拍摄’,但如果还要去做,那就是道德上的问题”。

吴燕雨和“3号厅检票员工”都认为,就目前来说,“屏摄”问题还是更多需要道德来约束,观影礼仪还需普及。文/本报记者 张子渊实习生 郑欣然

观影时有哪些礼仪应该注意?对此,北京青年报记者对影院及行业相关人员进行了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