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脑成初中教学标配为了谁的奶酪

11月3日,国务院督查组发布关于浙江嘉兴“平板教学”事件通报,指出嘉兴部分中学在推行教育信息化过程中,存在违规分班、变相强制和捆绑销售、校企合作不规范不透明、教育行政部门监管缺位等问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有关规定。

纵观此事,可以用3个“没想到”来分析总结。第一个“没想到”是,一个小小的平板背后存在这么多的违规行为,并且嘉兴市127所初中学校竟然有53所开展了“平板教学”,占比超过40%;同时,“截至督查时,嘉兴市2.2万余名初中生参加了平板教学,以人均支付费用5000元估算,嘉兴市参加‘平板教学’的初中生花费超过一亿元”。违规事实之多、程度之深、后果之严重令人觉得不可思议。可以说,这不是某一个学校的事,而是一个区域普遍存在的乱象。对于此番乱象,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管竟然出现了空白,还以“家长自愿”“家长与公司的市场行为”等为借口置身事外,直至国务院督查组的介入才将盖子揭开。

天刚蒙蒙亮,攀枝花市东区九附六菜市场里已经人头攒动,王美成将菜摆在摊位上,然后摆成各种形状,再用鲜花装扮一番,与他人的菜摊形成鲜明对比。

很多常来买菜的大爷、大妈对王美成都很熟悉,还给他起了个“王花仙”的美称。他说,自己很喜欢这个称呼,“我没觉得不好意思。”

在家里,王美成也是一个浪漫的人,有时种的花开了,他会亲手摘一些拿到家里装扮,或是送一朵给妻子。王美成说,他并不在乎走红,“我还会继续卖菜,希望大家和我一样快乐地面对生活。” 

最近,他卖菜的视频被传到网络上,播放量超过250万,网友评价他热爱生活、活出了仪式感,“这是来自菜市场的浪漫。”

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卖菜

多地更新高考加分政策

卖菜视频播放量超250万

王美成向记者坦言,买菜的顾客中超过8成是女性顾客,“可能女性都喜欢浪漫吧,有的顾客不是来买菜的,是专门来买花的。”

例如天津为11月14日至23日、内蒙古为11月16日至27日,湖北为11月18日至30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江龙

在公布报名时间的同时,一些地区也在为考生能顺利报名提供便利。例如,在报名缴费方式方面,北京、内蒙古等地已经可以支持微信、支付宝缴费。

11月10日,王美成向记者表示,卖菜这么一件普通的事,没想到让自己成了网红,“生活中无论遇到好事还是坏事,都要充满阳光地微笑,我觉得这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

近日,王美成摆出鲜花菜摊的视频被传播到网络上,引发许多网友点赞,他也成了一名卖菜网红。

对一些地区而言,2021年高考将有不少变化。

于是,王美成捡来废弃的酒瓶子当花瓶插花,每一处花瓶下摆放的都是不一样的蔬菜,每天摊位上能见着七八种不同形状的蔬菜造型花样。6年来,他一直坚持摆摊,在不同的季节用不同的鲜花进行搭配。

整体而言,11月是高考报名的集中期,山东、天津、内蒙古、湖北等省份虽然暂未开启报名,但也将在11月中下旬进行。

在2021年的高考报名工作中,各地都着重强调了审查报名资格的重要性。

再如,考虑到考生报名前居民身份证有效期满、证件损坏、丢失等急需办证、用证的迫切需求,河北秦皇岛市公安机关还将开启高考学生报名加急办理居民身份证“绿色通道”。

网友称赞他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网友评价:“活出了仪式感。”“差异化竞争。”“用心感知生活,不拘于平淡的人。”“只要你愿意,平凡琐碎里,也能创造出美的境地。”

距离2021年高考还剩200余天,不过,眼下已经有超20个省份明确高考报名时间,四川、安徽、黑龙江等省份,在10月份已经完成了这项工作。

根据此前公布的实施方案,8省份将采用“3+1+2”模式。即“3”为全国统考科目语文、数学、外语,所有学生必考;“1”为首选科目,考生须在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物理、历史科目中选择一科;“2”为再选科目,考生可在化学、生物、思想政治、地理4个科目中选择两科。

“菜是我自己种的,都是用的农家肥,花也是我们种的,家里、院子里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盛开,卖菜的同时也卖花。”王美成用鲜花装扮菜摊这一举动感染了很多人,很多人都拍照发朋友圈,起到了比较好的宣传作用,他的生意也因此变得火爆。

另外,当地下如此大力气推广平板教学,究竟是因“教育理念偏差”,还是“以智慧课堂为名,行利益交换之实”而推广平板?目前来看,更多的证据指向了后者——一些家长向督查组反映,平板电脑和教辅软件等均为学校指定,事先对硬件性能、软件功能等一无所知,既无选择权又无议价权,有时连销售主体是学校还是公司都搞不清楚。同时,购买使用的平板电脑和教辅软件,却由学校指定品牌、商定价格并签订购买合同。从行为上说,所谓的校企合作的确不规范不透明,由此引发的追问是,都这么不规范了,合作背后有没有猫腻?要知道,如果是学校推广了一个对实际教学并没有那么大作用的教辅用具,而肥了自己荷包的话,在性质上极为恶劣,需要受到更为严厉的追责。

此外,福建还明确,少数民族考生加分分值从2021年起从10分调整为5分,加分对象调整为全省19个民族乡的少数民族考生,2026年起取消少数民族考生加分政策。

“家里每个季节有不同的花,爸爸每天都想着第二天用什么花装饰菜摊。”王美成儿子王军说,父亲的心态感染着他,让他变得更加乐观,“爸爸每天开心面对顾客,家里也收拾得很干净,我们全家都很支持他做这个。”

对于现在的生活,王美成很知足,“一年种菜卖菜收入有10余万元,我觉得比以前打工好多了,现在孩子也大学毕业、工作了,我们一家人生活还不错。”

截至到目前,这段视频播放量已经超过250万。“我每天都很忙,都没来得及看网上的消息。我觉得卖菜就是一件普通的事情,没想到那么多人关注我,太意外了。”王美成说,他十分感谢大家。

在四川攀枝花市东区九附六菜市场,有一位时尚的卖菜大叔,每天生意好到爆,大叔名叫王美成。今年50岁的他卖菜6年多,大家都称他“王花仙”。

内蒙古则要求落实“谁主管,谁审查;谁签字,谁负责”的工作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将报名资格审查责任明确到岗、落实到人;不得变通或变相执行自治区的相关规定,严禁出台针对考生报名的地方政策。

在报名方式上,根据辽宁省招考办发布的说明,2021年高考,辽宁省首次将高考报名与普通高中学业水平合格性考试成绩相关联,首选考试科目对应的合格性考试科目成绩不合格的考生,不得报名参加统一高考,仅可报名参加单考单招考试。

今年5月,艺人仝卓以伪造应届生身份参加高考的事件成为舆论焦点,在报名阶段的高考舞弊现象引发社会讨论。

王美成告诉记者,他家菜火爆的时候,上午9点过就能全部卖完,生意差点的时候,最迟中午也全部卖完。“与菜市场其他菜贩相比,他家菜卖出的速度是最快的。”市场里一名摊主笑着说,王美成这种销售方式很新颖。

这些地方的高考将有新变化

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位女性顾客并没有买菜,直接向王美成问道,“‘王花仙’,这串栀子花多少钱?”王美成笑着回答,“这个我不卖,用来装饰菜摊的。”不过,这名顾客坚持要买栀子花,最终给了他5角钱。

除严禁历届生以应届高中毕业生身份报名,并将资格审查工作落实到人之外,安徽省还要求,各报名点、县(市、区)招生考试机构和市招生考试机构在报名结束后,应根据省考试院有关工作程序和要求对所有报考的考生资格进行自查、复核、审定并公示。

更多地区的高考报名在11月上旬开始进行。如福建为11月1日至6日,甘肃为11月1日至9日,广东、贵州为11月1日至10日,河北、北京也于11月1日开始报名资格初审和网上申报工作。

例如,山东要求,注重加强特殊考生的资格审核工作,对提交申报资料的真实性进行严格把关,严防弄虚作假。对于凭虚假材料报名、骗取照顾资格的考生,一经查实,将依法依规取消其当年参加考试或录取的资格。

因此,在点名之后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如何整改到位,为校企合作砌筑牢固的防火墙;反思何以出现这样大面积的平板教学推广事件,背后有没有其他力量的授意,对此都需要后续的整改调查得出一个答案。

随着高考报名的开启,一些地区也公布了2021年高考加分政策,从加分政策趋势来看,一些地区调整了“归侨、华侨子女、归侨子女”“台湾省籍考生(含台湾户籍考生)”加分分值。

在2021年的高考中,江苏、湖北、福建、辽宁、广东、重庆、河北、湖南等8个省份将会启动新的高考政策。

在王美成看来,卖菜好比插花,不仅能赚钱,还可以陶冶情操。对于蔬菜的摆放,王美成比较讲究,他喜欢将蔬菜与鲜花搭配,摆成一个个好看的形状。站在菜摊前,王成美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黑色领带。“一般冬天才穿西装打领带,夏天太热了,只有穿衬衣。”他认为,衣服不在于穿多好,但要干净整齐,“穿着要体面一点,这是对自身的追求,也是对顾客的一种尊重。”

山西给“归侨、华侨子女、归侨子女”“台湾省籍考生(含台湾户籍考生)”加分项目设置了三年过渡期,即2020—2022年高考在录取时,在其高考成绩基础上增加10分投档。过渡期结束后,加分项目和分值按中央有关文件精神进行调整。

严把报名资格审查关!

网友:这是来自菜市场的浪漫

还有网友称这是来自菜市场的浪漫,“生活的浪漫来自平凡的每件事,这是来自菜市场的浪漫。”“浪漫的人在哪里都浪漫。”“把简单的事情做好,把生活过成诗,有一颗富足浪漫的心,无论是在哪一行,都会出彩的……”

此外,在北京,据北京教育考试院消息,从2021年起,北京高考英语增加口语考试,口语加听力考试共计50分,一年安排两次机考,取两次听说机考最高成绩与笔试成绩一同组成英语科目成绩计入高考总分,英语科目总分值不变。

几位买菜的顾客表示,他们觉得王美成用鲜花装扮菜摊很有创意,看起来也比较舒心,加上他家菜卖得相对便宜,所以大家都愿意照顾他生意。“照顾他生意都好几年了,他家摊位搬了好几次,他搬到哪里卖菜,我就跟到哪里买菜。”一位顾客笑着说。记者看到,即便有微信支付,但王美成仍坚持给顾客省去零头,比如称重为2.2元,他只收2元。

他的菜摊与众不同,摆着五颜六色的鲜花:青菜配美人蕉、芹菜配栀子花、空心菜配菊花、香葱配红花……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卖菜,面对顾客,总是乐呵呵的。他的乐观感动了很多人,生意因此火爆。

在严防“高考移民”的基础上,四川省特别提出,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负责审核考生的毕业学校、应往届属性。

每天,王美成坚持发微信朋友圈,主要是记录自己亲手采摘蔬菜,用鲜花装扮蔬菜的视频,“我想让大家看到自家种的绿色蔬菜,又能把快乐分享给大家。”

今年10月,福建发布的高考加分改革工作实施方案提到,2021年起,归侨、华侨子女、归侨子女考生和台湾省籍考生(含台湾户籍考生),加分分值从10分调整为5分,可面向所有高校投档时使用。

“那时孩子在成都理工大学上学,家里经济压力很大。”6年前,王美成接替妻子开始在城区卖菜,他发现有时菜并不好卖。“有一次我去酒店参加宴会,看到酒店里有的菜品装饰挺好看,我就想是不是也可以把花装饰在菜摊上。尝试之后发现效果挺好,大家都喜欢。”

第二个“没想到”则聚焦于教育理念,在当地的学校看来,平板已经到了“非拥有不可”的地步。这其中涉及两个方面,其一,学校是发自内心觉得平板教学真的成为了课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然不否认平板在助学方面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但要说没有平板就没法教学,要以“是否拥有平板”为衡量标准进行分班,无疑夸大了技术在教育中间的作用,超越了基础教育阶段所必要教学用具的需要,是技术决定论下一种畸形的教育观。

第三个“没想到”是学校为推广平板教学所使用的手段,竟以学生是否购买平板电脑为依据,开展“平板教学”分班,利用家长教育焦虑的心理,营造了平板教学将形成教育质量差距的危机感。这种方式对于以教书育人为使命的学校来说是一种耻辱。学校当然可以辩称,不使用平板跟不上平板班的教学进度,因此要有所区分;平板班不意味着火箭班,只是另一种叫法而已。但要知道,分班在教育过程中一直是家长的敏感点,将平板作为准入依据,使教辅工具拥有了特殊性,而这种特殊性作为某种程度上的稀缺资源,最能够刺激家长敏感的神经——平板班的老师会不会优秀一点?平板班的孩子机会是不是多一点?本没必要的教辅工具成为了特殊身份的标志。而事实上,根据《焦点访谈》的调查,购买平板的班级被命名为“平板实验示范班”,对于一个孩子的家长来说,很少能拒绝这种来自所谓的“高质量教育”的诱惑,相信深谙此道的学校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网友珊珊九九说: “大叔真的很不错,特别乐观,只要去买过他菜的人,都会受到他感染。他出摊前一天就会到地里面摘菜,第二天早上5点起来摘自己家种的花,6点开车去市场,7点摆好摊位,勤勤恳恳地每天卖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