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中国“书路计划”走进大凉山与彝区学生体验数字阅读

中新网4月30日电 日前,2019年世界读书日之际,亚马逊中国、中国扶贫基金会、接力出版社走进大凉山,共同探访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梅雨镇的多所“书路计划”公益项目受益学校,通过刚刚建成的Kindle电子书图书馆与当地学生一起分享数字阅读的新体验。截至目前,“书路计划”已覆盖四川、云南、贵州等10个中西部省份,为超过142所乡村学校建设了Kindle电子书图书馆,直接受益学生达9万名。四川作为“书路计划”教育扶智的重点地区,自2016年以来全省已有近40个乡村小学建立了Kindle电子书图书馆,覆盖了四川黑水、昭觉、盐源等地七个县,仅在盐源县去年新增的学校达14所。

秉承“授人以渔”的公益理念,项目为每一所受益学校捐建的Kindle电子图书馆都会配备50台Kindle电子书阅读器以及由“书路计划”出版社合作联盟伙伴捐赠的500余本适合儿童阅读的电子书,同时设置一位“护路者”老师,以期在改善学生阅读资源匮乏现状的同时,引导学生阅读。

欣慰:祭扫后大雨倾盆而下,是场悲戚雨、感动雨、告慰雨……

上周末,听说徐荣明生前的副指导员、今年68岁的赵月明要赶到扬州,与她们一起前往安徽黄山市帮助找寻,今年72岁的徐荣华,几夜没睡好觉。

当得知按照扬州的老风俗,有烧纸钱的习俗,考虑在山上,战士们和村民们二话不说,用铁锹等在残碑前清理出一片安全区域。

赵月明和村民们,也自发加入到祭扫的人群中,大家一起默哀,向徐荣明烈士致敬!简单的祭扫仪式结束后,一行人下山,下山的途中,雨开始下,到山下时,雨越下越大。

作为“书路计划”出版社合作伙伴之一,接力出版社携《记忆大师》的作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庄海燕共同参与了此次“书路计划”的回访活动。庄海燕为梅雨镇小河边小学的孩子们上了一堂精彩的记忆法训练课。他说:“我读了其中许多孩子的作文,虽然没有太多华丽的词藻,但字里行间都流露着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希望‘书路计划’可以帮助他们打开通往美好未来的大门。” 此外,接力出版社还在本次活动中捐赠了200余本优质童书。未来,接力出版社也将继续通过温暖阅读公益活动,为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传递知识和温暖。

“我恨不得立刻赶过去,找到他的长眠地。这么多年,问了太多人,都没寻到。”徐荣华说,赵月明来扬,重新点燃了家人心中的希望。

用法国《费加罗报》的评论来说,今年戛纳主题是“浪漫与政治”。主竞赛单元有迪奥普、楚特、豪斯纳、席玛安四位女导演的作品,为史上最多,戛纳用行动践行去年支持女性电影人的宣言。另一个媒体关注的则是与网飞等流媒体平台的争端,组委会标准依然是必须在院线上映,因此并未出现网飞影片,包括大导演斯科塞斯的新作《爱尔兰人》。最让人惊讶的还是名单中没有昆汀·塔伦蒂诺导演、众星出演的《好莱坞往事》。鉴于昆汀与戛纳关系良好以及《低俗小说》首映25周年纪念,媒体猜测《好莱坞往事》会出现在补充名单中。开幕片则是另一位美国导演贾木许、同样大咖汇聚的《丧尸未逝》。

找到了徐荣明的墓葬,赵月明欣慰不已。

“书路计划”自2015年发起以来,一直致力于通过创新的数字阅读科技改善欠发达地区农村小学的阅读现状,让偏远乡村孩子与城市孩子一样,能够受益于数字阅读的成果。此次回访学校均属于盐源县,位于凉山州彝区,地处川滇交界处的大山里,地理位置偏僻,是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在回访的学校中,超半数孩子是彝族等少数民族,单亲或父母外出打工的家庭不在少数,年龄稍大一些的孩子放学后普遍需要分担家务和农活;即使父母在家,家长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有些甚至不识字,缺乏陪伴孩子阅读的意识。此外,乡村孩子的阅读资源整体匮乏,镇上的书店鲜有适合儿童阅读的书籍销售,仅有少部分以教辅类图书为主;校园的图书角存在图书数量有限、更新不及时等问题。

“5米一个人,用铁锹等开路,拉网式寻找。”赵月明说,找到了下午2时多,在一片山石堆中,一块露出一角的残石引起了他的注意。

据了解,亚马逊于2004年进入中国,不断为中国用户创新。目前亚马逊中国确立了四大核心战略,包括以亚马逊“海外购”和亚马逊“全球开店”为中心的跨境电子商务业务,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和电子书,亚马逊物流运营和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WS)。

一群人闻讯赶来,大家在周边找寻,有的找到了“徐”字,有的找到了“明”字……一块块残碑凑在一起,当年参与埋葬的赵月明,忍不住落下泪来,这里就是烈士徐荣明的墓葬。

9日中午,六七名战士和赵月明他们一起,带着铁锹等工具,又赶至山坡下。附近的华资村听说后,村干部和几位村民也赶来支援。

“没有明显的山路,灌木丛生,非常荒芜。”赵月明说,徐荣华和徐荣兰爬的过程中,由于寻找心切,还跌了几个跟头,最终还是爬了上去。

残碑上铭刻“邗江”等字样

与此同时,为鼓励乡村学生阅读与写作,“书路计划”每年都会面向受助学校举办作文征集活动,并从中选出优秀作文集结成册,在Kindle电子书店进行线上义卖,所有义卖款项将作为“稿费”回馈给每位小作者。在此次回访活动中,来自梅雨镇的廖康、毛志英、马英、代付成等多位学生获得了他们“人生第一笔稿费”。

一块又一块残碑凑在一起,徐荣华、徐荣兰姐妹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着残碑瘫坐在山林中,两人哭成了泪人。

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没有日本电影,上届金棕榈得主是枝裕和新作《真相》因制作未完成遗憾错过。韩国电影有奉俊昊的《寄生虫》入围。不过这份主竞赛名单依然大师云集,光拿过金棕榈的名导就有三位:泰伦斯·马力克《隐秘的生活》、达内兄弟《年轻的阿迈德》和肯·洛奇《对不起,我错过了你》。此外像阿莫多瓦的《痛苦与荣耀》(西班牙),贝洛基奥的《叛徒》(意大利),门多萨的《巴克劳》(巴西),波蓝波宇的《戈梅拉岛》(罗马尼亚)以及泽维尔·多兰的《他和他》(加拿大),都是值得期待的老将和新锐导演作品。

赵月明说,他清楚记得,当年地方提供了墓地,墓葬就在两棵小松树之间;但时隔40多年,两棵松树早已长成了几十公分粗的大树,到底是哪两棵他已经完全分不清。

之后的这些年,每每思念牺牲的弟弟,徐荣兰就会拿出那份手抄的通知,一边抄一边流泪,这一抄,就是41年。

第72届戛纳电影节将于今年5月14日至25日举行,评委团主席是墨西哥著名导演伊纳里图,终生成就奖将颁发给法国著名影星阿兰·德龙。

遗憾的是,8日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寻找,精疲力尽的他们,没有找到徐荣明的墓碑,天色渐晚,一行人只好先下山。

本报3日刊登了《41年了,小弟长眠在何处?》一文,讲述了72岁姐姐徐荣华一直找寻烈士弟弟徐荣明埋葬地。令人激动的是,当年连队副指导员7日专程赶到了扬州,并于8日7时随同徐荣华、徐荣兰姐妹俩赶往安徽黄山市。烈士生前所在部队、墓地辖区村委均派人在荒山“拉网”寻找,昨日下午2时多,一行人终于寻到掩埋在山石中的徐荣明烈士墓葬,简单祭扫后下山,大雨倾盆而下……

梦圆:抱着残碑瘫坐在山林中,姐妹俩哭成泪人

“十多年前,山下修路,这片的上面塌方了!”赵月明说,可能是塌方滚下的山石导致墓碑碎裂,墓被掩埋。

烟雾缭绕中,纸火映红了周围人的脸,战士们自发站成一排,脱帽,敬礼,用军人的最高礼仪,向烈士致敬!

感动:当年的副指导员赶来一起找,8日找了三个多小时未果

“这天也真是怪了,山上寻找时,一滴水也没落;找到了,倾盆大雨……”72岁的徐荣华觉得这场雨是一场悲戚雨、感动雨、告慰雨……也算是对弟弟特殊的纪念。

赵月明扒开上面粗壮的断树和土层一看,露出了“邗江”二字,激动的他立马喊了起来:“找到了,找到了,在这里……”

“如果不是老赵是当年的参与人,不可能找到的。”徐荣华说,这么多年了,山体部分坍塌,用铁锹清理了一部分,才露出部分墓砖,告诉她们就在这个山头,自己寻找,也只能是一趟趟无功而返,年代太久远。

“太艰难了,一些战士身上都划破了,天又闷热。”赵月明说,寻找中,没人喊苦喊累。

在梅雨镇杉八窝小学的“护路者”老师李永融看来,过去孩子们大多依赖传统纸质书籍,信息更新滞后,知识获取渠道非常有限,相比纸质书来说,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很好地激发了孩子们的阅读兴趣,让他们有了全新的阅读体验:“孩子们对电子产品有着天然的新鲜和好奇,简单指导之后他们很快就能够上手使用并开始认真阅读,许多学生还会做读书笔记、写读后感。Kindle里内置了丰富的电子书,孩子们总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内容类型。相比手机等电子产品来说,通过Kindle阅读时不会受到其他内容的干扰,沉浸式阅读有助于锻炼学生的专注力。”

随着全民阅读活动的不断深入,我国城乡居民的阅读意识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但总体上看,城乡儿童的阅读状况依然存在较大差距。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近日发布的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从全国范围来看,2018年我国0至17周岁未成年人的人均图书阅读量为8.91本,近七成家长有陪伴孩子阅读的习惯。然而在中西部贫困地区,受家庭经济条件或家长认识水平所限,多数孩子并未形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根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扶贫基金会及亚马逊此前联合发布的首个“乡村儿童阅读报告”显示,高达74%的受访乡村儿童一年阅读的课外读物不足10本,更有超过36%的乡村孩子年均阅读量不足3本;与此同时,由于大多数受访儿童父母一方或双方外出打工,留守儿童比例较高,大部分乡村家庭或家长在儿童课外阅读中普遍缺席,89.9%受访儿童父母平时基本不读或只是偶尔读书,并未养成读书习惯,无法陪伴和引导儿童阅读。

“各营连:……学习他危急时刻不顾个人安危,勇于舍己救人的高尚风格……”这是徐荣明生前所在部队于1978年下发至各连队学习徐荣明事迹的通知内容。今年66岁的徐荣兰,将这通知抄写了41年。

“扬州扫墓是什么风俗?”昨日下午,参与寻找的当地村干部,建议姐妹俩在山上搞个祭扫仪式。

“我们到了老部队,部队领导接待了我们。”赵月明说,部队领导听说此事后,安排他们住进了招待所,表示会派战士一同找寻。

亲属将残碑紧紧抱着忍不住流泪!

徐荣华说,姐妹俩很感谢弟弟生前部队、副指导员和安徽黄山当地对她们寻找弟弟长眠地的帮助,41年的心事,此刻终于了却。

7日晚,赵月明从山东滕州赶至扬州。8日清晨7时,徐荣华儿子驾驶车辆,载着徐荣华、徐荣兰和赵月明,一同赶往安徽黄山市。

当年,弟弟牺牲后,徐荣兰茶饭不思,弟弟帅气的面容一直萦绕在脑海中。得知部队下发通知号召战士学习徐荣明烈士精神,她当年将这份通知手抄了一份,同时还抄下了报道弟弟事迹的一篇通讯《新长征路上的平凡一兵》。

战士们自发站成一排,脱帽,敬礼!

思念:老通知整整抄写了41年,一边抄一边流泪

激动:兵民上山拉网式寻找,一片山石堆中露出残碑

“烈士的两位姐姐梦圆,我很开心。”赵月明说,徐荣明是个好小伙,也是他当年的兵,能帮烈士亲属圆这个心愿,再苦再累也值得。

Kindle电子书图书馆刚刚启用不到三个月,梅雨镇八家村小学五年级周同学告诉现场的志愿者,她最喜欢用Kindle读《红楼梦》、《三国演义》等经典书籍。“护路者“徐云老师常常让她把Kindle带回家。“她的家里比较困难,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平时放学后除了做家务还要辅导弟弟学习,但因为喜欢阅读,她每天都会挤时间来看书。”徐云介绍说,“通过Kindle图书馆接触到更多书籍,爱上阅读后,她很想去看一看大山之外的世界。”

“山林中,烧纸钱要防火情,既要注意安全,又要满足按徐荣明生前家乡老风俗祭扫一次。”赵月明说,战士们清理出一个安全区域后,摆上了水果等。

经过6个多小时的奔波,终于赶到了黄山屯溪当年埋葬徐荣明的山坡。顾不上吃饭,几个人就爬上了荒山坡。

“一个人躲起来,将当年弟弟的报道一遍又一遍地看。”徐荣兰说,每每手抄通知时,她时常想,弟弟长眠在哪个山上?荒凉吗?山上都长了什么树?无数个想象的地方,曾萦绕在她的脑海。寻找弟弟的埋葬地,成了她的一大心愿。母亲在世时,她从不多提弟弟,就怕母亲过于伤心。